您现在的位置:广东11选5任选1概率

        流坑介绍

          一、简要概况
          流坑古村位于江西乐安县西南部赣江支流的乌江之畔, 距县城37公里,村落面积3.61平方公里。现有近1200多户,6000多人,主要为董氏聚族而居。这是一个历经千年沧桑岁月,有着辉煌历史的大村庄。
          流坑董氏的远祖上溯至西汉大儒董仲舒,近祖联至唐德宗时的宰相董晋。唐末因避战乱,董晋裔孙董清然迁居于临川扩源(今江西宜黄县境内),至五代南唐昇元年间(937—942年),董清然曾孙董合自扩源迁居于流坑。当时流坑尚归吉州庐陵县所辖,自南宋绍兴十九年(1149年)乐安建县后,流坑村始属抚州乐安县管辖。
          流坑村远观青山拱挹,近傍清澈的恩江上游之水乌江,河水沿村东再转而西流,与村内龙湖之水相通。古村周边江岸古木参天,秀竹摇翠,形成山环水绕之佳境。流坑村落主体基本保存了明嘉靖、万历年间规整的格局,以“七竖一横”的大巷道为框架,其间以众多小巷相连通,在主要巷道的头尾均建置望楼,早启晚闭,以加强防御。七条竖巷直对江岸,与码头相呼应,便于引河风入村,确保空气清新。村中排水系统完备,纳天然水与生活用水入龙湖,再引入村外的乌江,天然排污。在主体布局之外,依照地形物貌建祠堂,筑庙宇,修街道,立阁楼,树牌坊,围村墙,植树林,使流坑俨如一方城池。其规划的科学性,为当代建筑专家所赞叹。
          董氏依赖这方水土精心耕作,同时大兴教育,促成子弟走读书——科举——仕宦之路,宋代达到了极其辉煌的科宦鼎盛时期,名显四方。元代,因屡遭兵祸而衰微。明代,董氏又以科宦复兴和宗族管理的完备有力而显赫,一批族人还成为身体力行的江右王门学者。进入清代虽举业不振,然商业经济发达,尤其是木竹商贸的发展显现另一番兴盛景象。清末和民国时期,流坑逐渐衰败。
            自宋至清,全村共有进士34人,举人近100人,并曾有文武两状元、一门同年五进士、父子六人联科、兄弟七人同举等盛事。上至宰相、尚书,下至知县、教谕的官职人员达100多人,获得功名者300多人。在教育、理学、文学、艺术、医学、经商等方面也人才辈出,并与外界名流有广泛的交往。
            全村现有明清古建筑260处,且类型较全,主要有住宅、祠堂、书院、戏台、商店、牌坊、楼阁、庙宇等。流坑古建筑体量庞大,布局井然,青砖灰瓦,昂墙翘宇。村中长街深巷,纵横交错;雕塑绘画,琳琅满目;匾额楹联,举目可见;文献古物,众彩纷呈;风俗民情,积厚流远,处处显示出流坑董氏的辉煌历史和厚重文化。
          二、所获殊荣
          流坑家族之大,延续之久,科举之盛,仕宦之众,爵位之崇,经商之富,古建之多,艺术之美在江西难寻其二,在全国也甚为罕见。1997年8月,原国家文物局局长张文彬为流坑题书“千古第一村”,2001年6月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10月被批准为江西唯一的“首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2006年被评定为“江西十大特色美景”之一。2012年10月,流坑古村被评为“首批中国传统村落”,2013年4月被江西省人民政府列为“省级风景名胜区”,2014年1月被评为“国家3A级旅游景区”,2014年11月被评为“江西十大文化古镇(村)”,2016年2月被评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
          三、灿烂的历史文化
          1、科举文化
          宋代是流坑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之一,董氏崇文重教,以科第而勃兴,成为江南大家族聚居的典型。时有“一门五进士,两朝四尚书、文武两状元,秀才若繁星”和“欧董(流坑董氏)名乡”之美称。
          科举昌盛,使流坑董氏在北宋一代仕宦如云。如董家第四代董淳及第后,累官南海知县、池州观察推官、殿中侍御史、尚书屯田员外郎、直史馆赠太子太保,董渊官职方郎中,董洙官观察推官,董淇观察推官、光禄寺卿,董洙光禄大夫,董汀知县;第五代董仪知筠州、尚书左司郎中、广东提刑,董傪秘书丞、刑部详覆官,董傅匠作监主薄,董伋秘书省校书郎,董师德池州推官,董师道职方员外郎,等等。此后数代因进士、特奏名、荐举和恩荫等途入仕人数更多,不能详列。元代大理学家吴澄在为流坑董氏族谱作序时说,董氏在宋代“仕宦之众,莫之与伦”,虽有溢美,亦近其实。以科举登第与仕宦之众而言,北宋无疑是流坑董氏家族的黄金时代。宋代著名诗人梅圣俞在《寄题庐陵董氏桂林书斋》一诗中曾赞美说:“尝闻云盖下,聚书成大富。往往见子孙,缘天掇星宿。掇星星若珠,光彩出屋漏。秋收万顷田,作酒以为寿。亦有千里归,锦衣如白昼。”五代以来流坑董氏以诗书科第而登于仕宦之族的荣耀,梅诗描画得形象生动,如在目前。北宋至和元年(1054),吉州分出永丰县,云盖乡属之。因永丰有欧阳修和董氏家族,故被人称为“欧董名乡”。当日的云盖乡董氏不仅是地方著姓,亦可谓天下知名。
          南宋高宗绍兴十八年(1149),朝廷因乐安地势险阻,难于治理,割崇仁天授、乐安、忠义三乡及永丰的云盖乡设乐安县,隶抚州。二十四年(1155)复旧,三十一年(1162)再改。从此流坑董氏便一直是抚属乐安县民,再未改变。尽管有此变化,但由于历史渊源,更由于一脉共源的恩江水系的绾结,流坑始终与永丰和吉州保持着密切的经济、文化联系,在语言、民俗和心理等方面也多仍其旧。这一点,对流坑后来的历史一直发生着重要的影响。南宋时代特别是乐安置县后的流坑,科举已不如北宋之隆。但董氏仍不失克勤克俭,诗书士官之族的本色,流坑史上仅有的一位“状元公”且官位最高的董德元,便出自这一时代,尤为家族增色。
          由于民族矛盾和社会动荡,加之元代科举制度实施时间不长,科次、取额均少,对南人又尤多限制,元代流坑董氏科宦甚稀,计中举1人、荐举2人,军功2人而已。董氏昔日繁华似锦的仕宦之族,至元代骤然黯淡下来。
          言及元代流坑的历史,不能不提到一位大儒——理学家吴澄。吴澄是元代的理学泰斗,一生著述甚丰,弟子如云,而流坑董氏子弟执贽者亦不在少。由此吴澄与流坑董氏结缘,因而在《吴文正公全集》中留下了不少为董氏而作的文字。吴氏门人中有董方达很得吴澄赏识,方达在英宗至治三年乡试中举,出长龙兴路宗濂书院。吴澄还为至顺年间修成的董氏族谱作序,对董氏家族颇多褒扬赞美,认为论科名爵位,董氏不在抚州王(安石)、曾(巩)、晏(殊)等望族之下,而论历史仕宦之众及后来子孙昌衍,董氏还要在诸族之上。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吴澄的关系,董氏族人还逐渐改变了对蒙元政权的消极态度,开始重新热衷于科举与仕进。吴澄为董氏扬誉,还有一个因缘,这就是流坑名医董起潜于他有疗疾救治之功。
          以书香仕宦名世的董氏家族,与元代的长期消极与沉寂相反,从一开始就积极认同参与朱明政权。洪武元年(1368),董氏族中即有董存性、自性、成性及董贵四人以军功仕;四年,明太祖征辟通经儒士,董与性、养性、董尚三人应征入京,养性官至四川保宁昭化令,摄州事,董尚选授,董尚选授兴宁教谕,后为江苏武进知县;五年(1372)江西乡试,董舒文、董琰二人中举,复开董氏登科之例。从此,流坑由制举、常举等途释褐者不时而出,“董氏仕者又渐盛矣”,董氏家族进入了其历史上第二个政治声望的高峰期和宗族的发展期。流坑科举仕宦和政治地位的复兴与提高,使流坑董氏家族组织亦随之重新完善和发展。
          2、经商文化
          总观清前期的流坑,可说其延续了明代中、后期已可见及的变迁趋势,在科举仕进及家族政治方面日益式微,而在经济生活特别是竹木贸易上则有了极显著的发展,由此又进一步导致了流坑董氏宗族组织及其他方面的新的发展和变化。
          七百年来一直是流坑董氏家族荣耀和立族之基的科举,清代已是江河如下,乏善可陈。家族在清代的二百六十余年间,始终未出一名进士。科举的乏人,也就意味着官宦的不昌。根据所掌握的材料,清代流坑董氏由正途出仕者亦不过十余人,且多为教谕、训导之类的八品以下的小官吏。此时流坑董氏,在政治上已不能与县中的詹、王、游、何、丁等大家族相提并论,最终从一个朱紫踵继的仕宦巨家变为乡间的平民宗族。
          与科举仕宦的日益衰微相反,流坑的社会经济,特别是明代后期逐渐兴起的竹木贸易,在清代前期则步入了它的黄金时代。
          在这一时期由于人口的激增,进一步加剧了明后期以来流坑人多地少的矛盾,加之山区耕地难以垦拓,佃农承佃土地的使用权难以收回(永佃权的发展),以及清前期以来整个长江中、下游地区商品经济发展的进一步牵引,使流坑经济中与商品经济相联的部分更加扩张。农业生产领域中商品农作物的比例大大增加,甘蔗、兰靛、苎麻、烟草等开始较大的种植,传统的水稻等粮食的种植面积则一再减少。这使得本来粮食自给不易的流坑人,开始越来越多地依赖输入粮食。
          同样的因素的作用下,清前期流坑的竹木贸易更是空前繁荣。董氏从事竹木生意者大量涌现,各房皆众,已非明后期仅局限于沿河部分人家的状况。当时全村富有的木商约有数十人,其个人资本额可达上千两左右甚至过之,而更多的则是出自全村大多数家庭的排工。董氏的竹木经营,自乌江上游的金竹、招携贩下原竹原木,由排工下漂至赣江沿江三湖、樟树、南昌、吴城等埠卖出或交易,远者甚至可达长江下游的南京、扬州、常州等地成为清代著名的“江右帮”经营活动的一部分。在当时流坑村旁较今日更为宽阔的乌江河面上,百排蔽河,争流而下,一片繁忙景象。至今仍残存于河沿上的三个宽10余米,高20余级的石阶码头,便是那一时留下的无言的证物。值得注意的是,乌江上游的竹木贸易,至清代前期已为流坑董氏所垄断。乌江上游的竹木资源不少直接属于董氏各房公产,而流坑适当乌江由湍狭而变宽缓之处,这都有利于流坑董氏发展竹木贸易。但流坑董氏商人得以把持乌江竹木贸易最重要的原因,则是凭借地理之便,使用宗族力量控扼乌江,使他姓无法插足而分取利益。与这种宗族垄断性相结合,大约在清朝前期,流坑还出现了竹木贸易的行业组织——木纲会。
          竹木贸易的突出发展,给清代流坑社会带来了极为深刻和显著的影响。从宋代以来六七百年间流坑社会的主宰一直是品官、缙绅地主,走的是学而优则仕的科举取宦之路。然而至清代,科举既如此无为,而流坑董氏家族中经商者益多,并从汩汩西下的乌江上获取了大量财富,因此商人无论在数量上、经济上甚至政治地位上,都已是后来居上,举足轻重。所以,清代流坑的历史,一定意义上似乎也就是商人的历史。
          3、建筑文化
          流坑村是一处以血缘为纽带形成的宗族居住聚落。整个村落沿乌江展开,垂直乌江布置七条东西向巷道,并与村西龙湖旁一条南北向的竖巷相连,形成七横一纵的街巷格局,族人按房派宗支分巷居住。村落布局既体现了血缘村落的宗法组织关系,又反映出当时城邑建设中街巷布局的规划思想。流坑古建筑数量众多、类型齐全、规模宏大,保存了一批有确切年纪的明代及清早期,且具有赣中传统风格的民居。现经初步考察统计,其类型与数量大致为:宅第150多处、祠堂62处、书院1处、楼阁10处、牌坊6处(不包括一般性门坊)、戏台一处、庙宇11处和铺店20余处等。另有路亭、拱桥、墓葬、古塔遗址、村墙基、码头(处)、古井(7处)和旗杆石(30块)等。
          4、民俗文化
          (1)、流坑的“玩喜”
          “玩喜”就是出傩神,跳傩舞。流坑现有36具傩面,又称“戏面”,舞起来十分热闹。1957年时,还参加过抚州地区的文艺演出,在乐安也自称一派。
          拱宸门中现存民国碑刻亦称:
            村之北为胤明房公支,子孙蕃衍,所居经十余世矣。村口空缺之处,立有敌楼,上塑汉代帝王将相以及傩神等百有余像,祀享血食,惠泽生民。
        可见平时傩面具也是挂在庙内(或“门”内),和其他神像一起,享有香火祭拜。乡老们回忆,过去各庙(门)中的傩面具都一种格式,各有三十多个。    现在全村惟有完整的一套,放在古戏台,共三十六具,名目如下:
          钟馗、天官、灵官、元皇、马元帅、朱元帅、温元帅、哪吒、金刚、魁星、赵公(财神)、小鬼、真武、三官、和合(二仙)、周公、桃花女、书生、七仙女、土地、大和尚、小和尚、走报、刘备、关公、张飞、孔明、赵云、蔡阳、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
          这套傩面,是“文革”以后重新刻的,如人面大小。木壁较厚,两耳位置拴绳,演出时戴在脸上,嘴脸全部盖住,故不能出声演唱,全无戏文。傩面着色,有的如常人肤色,例如书生、桃花女、大小和尚、“土地”等。有些则靛脸朱眉,如几个“元帅”就是。“关公”赤面蚕目,“孙悟空”自是猴相,有很重的戏剧色彩。这些都表现出对传统戏剧的某种移植或简化。
          (2)、乡射遗乐。现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又称“宫廷小吹会”。 据村史记载,明万历年间,时任刑部尚书的董裕在族中选拔了一批子弟,到宫廷乐队学习“小吹会”音乐,尔后带回村中传习,被当地群众视为本村荣耀历史的印证。
          “流坑小吹会”有其独特的演奏形式。每年正月初二至十五,乐班全体人员头戴礼帽,身着长袍马褂,到村中古戏台进行隆重献演。而在平时,每当村中有大型祭祀活动或遇有喜事时,乐班人员须穿戴整齐,在两个高脚提花灯笼的引领下,一路吹打到演出场地,先由班首高声报出喜庆人家的姓名或祭祀活动的内容,而后再根据不同场合演奏不同的曲牌,气氛庄重热烈。
          “流坑小吹会”源自皇室贵族,格调高雅,悦耳动听。主要的乐器有:二胡、三弦、琵琶、笛子、笙、箫、唢呐、板胡、月琴、锣鼓等。演奏的主曲牌有:“朝天子” “风入松”“浪淘沙”等高雅的宫廷音乐,后来也融入了“麻婆子”、“五更恋郎”等一些民间小调,雅俗共赏,使表现内容更加丰富活泼。
          据有关专家分析,“古代的宫廷音乐原分为“大吹会”和“小吹会”,大吹会属宫中的”祭祀乐”或"朝会乐”,小吹会属娱乐性音乐,也称”燕乐”.,主要在宴飨或娱乐场合演奏。流坑小吹会从其音乐曲牌名称、风格以及乐队所使用的乐器,较完整的保存了我国古典音乐的精华。
          (3)、何杨神(游神)
          在流坑的各处神庙中,大多安放着书生模样的何杨神,与其他神像一起接受世代流坑人的祭祀,并在每年农历正月初九要举行隆重的出游活动。这是流坑延续了数百年之久的祭祀和民俗娱乐活动之一。其组织工作由轮值房负责,并从该房的房产中支付其费用。
          每年正月初九日,由轮值房一个当年结婚的男子手捧何杨神,依序走遍全村每一户人家,以示游神活动即将开始,每家要做好接神的准备:及在门前放一方桌,上面装灯、点烛、放米和红蜡烛。游神一开始,鞭炮、火铳齐鸣,锣鼓喧天。先派数名职事依序到各家登记户名,并把米和烛收下。接着是大队人马,抬着何杨神及与之一起出游的多尊神像,神轿架上燃烛插香,另有不少人提着各式各样的灯笼和举着彩旗随行。游神队伍要走遍全村每家每户,多至深夜,甚至通宵达旦。
          (4)、元宵灯彩
          正月“玩灯”,为南方民间常见的节庆活动之一。流坑的灯彩特色,一是其规模盛大,二是表现了浓郁的文化气氛。
          和“玩喜”、出“何杨神”一样,流坑灯彩活动也由各房自行组织。而组织的具体形式,同样落实在各个“庙”。人们记得清的是桥西(胤功、胤华)房的三义庙年年初八出灯,文晃公房的太子庙正月十二日出灯。文肇公房“七甲”的仰山庙,正月十一日出灯,唯有此庙,连续出灯三夜。而出灯和游神又是同一天开始的,白天游神,晚上出灯。仰山庙人多势众,游神也最有声势。庙里菩萨一出,共有二十多尊,并全副銮驾。旌旗招展,管弦弹奏,锣鼓喧天,神铳、鞭炮,震耳欲聋。神像出行,必定游遍全村八条大巷,前后要用七八个小时。是时,围观者人山人海,连周围村庄的人也赶来看热闹。到元宵夜,出灯达到高潮,由轮值房管理当夜的活动。
          为整个灯彩开道的,是由四个人抬的两个火盆,盆中炭火炽旺不熄。一对锣鼓,两把神铳,紧随其后,鼓铳不断,声势由是大增。接着是一位年高辈长的老者,头戴礼貌,身着长袍,一手执蜡烛,另一手执文明棍。这是轮值房的长者,开道引路。其后,是一个纸扎大牌坊灯,这是第一个露面的灯,是个门面,十分为人们看重。灯前灯后,均写有横匾楹联,都是描写当夜景象的赞语佳句。水平高下,实际上反映了轮值房的文人的整体文化水准,轮值房的士绅们常常为此绞尽脑汁,唯恐出错,贻笑大方,因而往往是雇请他房或其他性的高手代写。此灯一出现,围观者便加以品评,稍有不当或差讹,马上会有人公开指出,要其更换。轮值房自然不服,反唇相讥,且要指责者当场也写一首,以煞其威风。而旁观者既然敢于出头挑错,其实成竹在胸,一挥而就,又有何难?有的甚至要代写一副,贴到牌坊灯上去。由是,双方争执不下,常常因此发生口角,甚至打架。各房枝间文化人的争强斗胜,由此可见一斑。
          轮值房担心的,还有当天夜晚的天气。因为在出灯过程中,如果天气骤变,或风或雨,或晴或阴,牌坊灯上的牌匾与楹联文字,皆要随机变化,以合时宜。若求佳句,更有一番难度。因而,文化人都要很好的做一番准备,一门心思,是不能让人觉得自己文化落后,不如别人,故村民又将此举称为“演才能”。
          牌坊灯后,是神轿、罗伞、锣鼓、花灯等。如果是隶属仰山庙系统的房枝当值,神轿一般都有三乘。第一乘是关公神轿,旁有一人撑着一匹纸扎的红鬃骏马。其次是太子神轿,由人举着的一匹纸扎的白马,另有人点一对二十多斤的红蜡烛。第三乘是盔袍轿,当是仰山神的轿子。轿后随一把罗盖伞,并跟一对“小吹”。菩萨随灯出游,有“押灯”之含义,一正压百邪,以防鬼魅邪神作怪。
          神轿后,便是各色各样的灯彩了。灯内皆点着蜡烛,大的穿在竹竿上,两人抬一个。小的,许多都是由孩子们手提,人手一个,一般都有几百个,多时据说可愈千数。灯名有“八纱宫灯”、“龙头灯”、“狮子灯”、“凤灯”、“吊丝灯”、“小桃红”等。再就是仿照马、猴、兔、鱼等动物及鼓型、六角、八角的各色花灯。灯火通明,争奇斗艳,鼓乐喧天,热闹非常。每年出灯的绝大部分费用,就花在这各式各样的扎灯上。当值之房,一般在头年的腊月,就要雇请专职纸扎匠,扎许多的灯。多数的灯,游玩以后就可以由提灯者带回家去。扎工特别精细的上品,则须放回到庙里,留为纪念。
          灯队的殿军,是龙灯队伍,一般也有八九条之多。龙是纸龙,通体由烛光映红,非常壮观。龙在游灯结束之后,都是要送到村边僻静处焚化。龙灯一烧,是当年的当值之房就算完成了任务,要向下一年的当值之房做移交,称为“交甲”。交接之物,若属仰山庙房系的,大致有仰山神的银盔。大宗祠中的铜香炉等,再就是六十元大洋。这是早年传下来的本钱,每年有当值房接管,并以之借贷他人,生出的利息,就作为当年“出灯”费用。但实际上,仅仅靠此息钱,远不够用,轮值房就要在本房的公产(如山、田、房等)收入中拿出相当一部分来支付。五十年代以后,出灯没有了经济支柱,业已停业多年。
          元宵之夜,八巷之间是各式花灯。而各家各户之内,也都张灯点烛,门前檐下,灯火达旦,四处通明。旧时还有各家与猫鼠同赏花灯的说法,且有口谚流传:
          提灯、鼓灯,猫咪、老鼠看花灯。
          金银财宝滚拢进,臭虫、跳骚滚出去。
          接着烧香,鸣爆,拜神,入眠。由此而结束了整个春节期间的娱乐活动,忙碌的流坑人又要预备四处奔走了。所以,当时流传的俗语称:
          烧了门神纸,各人寻生意,
          是夜,年轻的女孩子们还给自己留下天真纯净的一角,以求吉祥。她们三五成群,前往户外的菜地“掸青”。每人都采下一把菜叶,周身上下,抽打一遍,并齐声唱到:
          打青,打青,打得小娘身上没灰星。
          打青噼噼叭,打得小娘身上没灰迹。
          然后再菜地中摘些带青叶的蔬菜,如菠菜、小葱、荠菜等,回家做熟,然后围坐一桌,也喝一些家酿米酒,来一次难得的小型聚餐。
          (5)铜钱牌:
          在流坑,常可看到村妇们围坐在一起玩铜钱,村里人称之为打铜钱牌,而外来人都觉得奇怪,说:这里把古钱币当牌玩。”打铜钱牌所用的铜钱为“康熙通宝”,以其铜钱的背文(汉文)作区分,有河、浙、江、福、蓟、陕、广、云、宁、桂、同、东、宣、原、昌、临、漳、华、西、南等种。在上述铜钱中随便取六种,每种要十枚,共六十枚组成一副铜钱牌。如果“康熙通宝”中不能配齐,则以背面中文中相同字样的“顺治通宝”充用。其玩法包括:组人、定庄;发牌;整牌;出牌、进牌;和牌;定局、算子。
          米酒、霉豆腐、状元红鱼(霉鱼)、乌江小鱼、子皮、宸肉等食品颇有地方特色。木工、泥水匠、撑排工、做蔑等手工技艺有传承。
          董燧施计马犯洲、自罚戒众正规约;金银系斗;董春女的故事村人尽知。
          四、流坑的历史地位
          1996年11月初,时任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罗哲文,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郑孝燮,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鲍世行等六名专家,应邀考察流坑村,专家们对流坑古文化的价值给予高度评价,夸赞“流坑居民建筑的的确确是一颗明珠,是建筑文物领域的一处瑰宝”。
          流坑日益成为许多影视剧的外景地,2006年10月18日,根据现代作家叶紫的小说《星》、《火》、《丰收》改编的,由中央电视台新影视制作中心和北京新陆地文化艺术中心联合摄制的32集电视连续剧《星火》在流坑开机。2007年10月19日,由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和北京世纪星润影视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33集电视连续剧《春草》在流坑村开机拍摄。电视剧《牡丹亭》在此地取景拍摄,对其发展利用的前景日益广阔。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新加坡28怎样玩 台湾五分彩是真的吗 深圳风采开奖055 007:大战皇家赌场 南粤风采36选7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前三胆拖 彩票内蒙古快三一定牛 广西11选5历史记录 福彩3d图谜总汇 澳洲幸运10有开奖记录